入野明由

伪春菜/ut/vc/乙女/电波

【203病栋】【杜松树下】

OOC致歉

    撞针打在底火上的声音清脆得能把颅骨震碎,没有子弹击中猎物的撕裂声更没有惨叫,她的耳朵被捂住了。
    或许是短暂的失聪?接连四下的枪响,她都没有听到最后的悲鸣。她开始质疑自己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为什么眼睛看不见嘴巴张不开,连声带都腐朽似的。
    她想起来自己的那个病患,她每天都要陪伴那个让她费神的患者。她对他产生了怜悯。
    她开始怀疑那位白金色头发的少年根本和那个案子没有关系,至少这个人格是无罪的。距离法院给出的时间还有一半,她必须在这剩下的时间里写出一份精神状态评定的证明,只有这样他才能免于牢狱之灾。虽然在狱里比在病院里待着要好得多。
    但是他,柯利他,他的这个人格是没有过错的啊,错的是另外的人格是独立于他的东西……她开始越想越多越陷越深,到底要怎么下笔才能让他从这裹着荆棘的泥潭里脱身。他幻想的,他沉溺的每一刻都在伤害他,到底应该怎样才能……
    从背后隐隐约约传来小提琴尖锐却绵长的声音,她感觉再一次被压迫了,四肢收紧大脑紧绷呼吸急促,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她只知道现在应该挺住,活下去,用自己的光照耀他让他恢复健康。
 
    而后展翅翱翔。
   
    她从梦中惊醒了,趴在成堆的卷宗上感受到了压力、困惑与无奈。
    然而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