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琴海

伪春菜/ut/vc/乙女/电波

旅行者的日记

    “有一个奇怪的国家,那里的国民、牙齿都是七零八落的。”
    “那儿有条律令,所有的孩子们到了六岁,必须统一把嘴里的牙拔光。但有些孩子因为小时候皮,牙齿已经换过了。即使这样,也不得不将换好的牙齿拔下来。”
    “长大以后要么换上烤瓷牙,要么封掉根管,当个缺牙巴。”
 
    “有个国家在洛瓦海的中央,在米粒般大小的国土上生活着三条命。”
    “一个无所不知的领导家,一个精于算计的小人,一个无所不能的半神。”
    “领导家指挥着海潮的起落,小人趁着落潮的时候捡拾小鱼。”
    “半神坐在云上无声地观察着一切。”
 
 
我替你行过了那么多片土地,唱过那么多首歌
你什么时候才能驻足回眸,撒下你的荣光呢

【某一日的象牙塔】【电波】
没有灵感的诗人漫步在乌鸟的皮毛上
腐臭在蒸汽中发酵培育下晦暗纠缠的胎
我们都曾透过黑暗的罅隙勘探光明
伴着七夜的舞踏与祈祷唱诵普度的歌
 
我们都将穷尽华丽的词藻刻画虚妄
偏见与妄执的根在胎中浸透了羊水
哺育出一个个的妒忌,猜疑,吝啬,暴怒
任他们行走在旷野上彼此争吵
询问这地狱的出口通向何方
 
未曾知晓人间的土地早已满布他们的脚印
交汇着重叠着诅咒着憎恶着
痕迹蔓延上他们的心脏
将全知全能的一切抹消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寻常
却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才能真正失望

【203病栋】【杜松树下】

OOC致歉

    撞针打在底火上的声音清脆得能把颅骨震碎,没有子弹击中猎物的撕裂声更没有惨叫,她的耳朵被捂住了。
    或许是短暂的失聪?接连四下的枪响,她都没有听到最后的悲鸣。她开始质疑自己到底在哪里在干什么,为什么眼睛看不见嘴巴张不开,连声带都腐朽似的。
    她想起来自己的那个病患,她每天都要陪伴那个让她费神的患者。她对他产生了怜悯。
    她开始怀疑那位白金色头发的少年根本和那个案子没有关系,至少这个人格是无罪的。距离法院给出的时间还有一半,她必须在这剩下的时间里写出一份精神状态评定的证明,只有这样他才能免于牢狱之灾。虽然在狱里比在病院里待着要好得多。
    但是他,柯利他,他的这个人格是没有过错的啊,错的是另外的人格是独立于他的东西……她开始越想越多越陷越深,到底要怎么下笔才能让他从这裹着荆棘的泥潭里脱身。他幻想的,他沉溺的每一刻都在伤害他,到底应该怎样才能……
    从背后隐隐约约传来小提琴尖锐却绵长的声音,她感觉再一次被压迫了,四肢收紧大脑紧绷呼吸急促,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她只知道现在应该挺住,活下去,用自己的光照耀他让他恢复健康。
 
    而后展翅翱翔。
   
    她从梦中惊醒了,趴在成堆的卷宗上感受到了压力、困惑与无奈。
    然而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

某一日的杂物

哇刚刚出现了个好神奇的切替事件
从逢生切换到零的时候,零会因为之前是逢生然后继续切换
……然后这样换着换着就又换到逢生了
 
maya上次从鹤望切到楼被鹤望说不让去以后继续切换换到樱心冰月以后因为七彩害怕鹤望最后切到楼的那个事吗【手动笑哭】
【突然觉得很绕】

某几家的人格似乎很喜欢出这种幺蛾子啊hhhh

【暗黑女王本传】【赫尔瓦迪×丽斯缇】【ooc】

Chapter Ⅱ
    然而,“被女王爱上的人一定会死去”,这个流言只在狄斯莱德王室内部流传,但是没什么人敢在正式场合提起。主要原因是害怕那个“铁腕宰相”雷佐,但是这些风言风语怎么可能瞒得过雷佐的“耳朵”。但听到这个流言的雷佐也只是淡淡的一笑而过,顺带把那张报告给丢到壁炉深处。
    没人猜得出他的笑容到底含着多少的信息量,当然,更没人敢猜。
 
    狄斯莱德王室里,要说不知道这个的也只有我们的女王陛下了。她其实也不算不知道,在某些时候心脏深处的痛楚多多少少还是对她产生了一点影响,只是她似乎对痛感的来源完全不知情。不仅仅是因为雷佐把丽斯缇所爱之人的死隐瞒的滴水不漏,更是因为雷佐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把丽斯缇的记忆封印起来了。封印的痕迹在事后当然也被消除的一干二净。
 
    那可是暗王候选人之一啊。怎么可能在情感上输给那个放浪形骸的男人。

【Classmates】【似乎是落×user】【剧ooc】【慎】

“如果你能活的更久,承诺也不是不可能。”


 

痛……大脑痛的快要炸裂了,我……我怎么在一个培养缸里!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
 
落……
 
虽然被橙色的液体模糊了样子,但是那双暗红色的和浅绿的双眸我怎么都不会认错……已经没有余地多想下去了……身体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我开始无意识的抽搐起来,想要拔下身上的各种管子离开。
 
 
应该不可能了吧,离开这里什么的。从那个模糊的梦开始,就注定了我是他们的实验品之一了吧。
 
好像渗出眼泪了,不像培养缸中冰冷的橙色液体那样,开始有温暖的透明液体从我的眼眶中渗出。
 
耳朵无法听见外界的声音,他们两个好像都在忙着什么,我在培养缸中承受着痛苦,不过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敢反抗呢?
 
 
 
反抗的意识在我脑海中闪过,四肢开始动了起来,不知是从哪里得到的力量,我挣脱了那些缠绕在我身上的各种管子,捶打着培养缸。
“细胞匹配成功”、“实验进入第三阶段”,扩音器传来这样的声音.我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钢化的玻璃开始出现裂缝,我像疯了一样的在培养缸中挣扎却完全是徒劳……
 
救救我,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我已经……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啊……
 
 
 
 
落好像看了我一眼,就是那一眼,让我停滞了疯狂的动作。
那么冷静……就像是在看待一个很普通的实验体……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又一次让我的眼泪决堤……
 
“不要怕”,他好像做了这样的口型,霎时间心底泛起一阵温暖的感觉。是啊,那个像梦一样的,和现在万分相似的场景中,他也做了相似的举动……
 
 
 
 
能够从那个人那儿得到温暖……果然……这个是
 
爱吧。
 
 
 
我爱你,落。
 
  
 
 
【NO.(数据删除)确认死亡】
“唉……又失败了。”

【Classmates 相关】【ooc慎】

【Classmates 相关】
【classmates' kindness】
 
Ⅰ送给鹤望的围巾
    鹤望一脸费解地看着你送给他的白色围巾。“这是啥?上吊用的白绫吗?”,许久,他才想清楚怎么问你,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表示这是一条围巾。
    鹤望更加困惑了,他试着展开手里的织物。里面掉出了一张卡片。
    “阿鹤气场二米八!”卡片上写着这样的话,手写的小小字体在那张卡纸上显得很是可爱。鹤望想都不用想,她在写这句话的时候透露怎样的骄傲。
   
    “爷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Ⅱ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最近在手机里,放了你推荐给我的歌。”整理着文件的楼突然这样说。“听的时候,会有宁静的感觉。”
    难得的阳光透过档案室小小的窗户照射进来,空气中跳动的灰尘无不在证明着他们还活着。
    真好啊。

 
Ⅲ逢魔时刻前的下午茶
    你吃小饼干吃撑了。
    然后你趴在桌上睡着了。
 
    “你到底还有多久才能长大……”纱一脸担忧地抚摸着你的脑袋,“我已经……”
    远方传来隐隐的雷声。
    “不要那样做啊”你突然站起来从正面抱住了纱。“我知道你为了活下去做了什么……瑰……哪怕是你杀了她,她也是……也是……”你开始哽咽起来。没有泪水充盈你的眼眶,成为生活部的一员已经让你忘记该如何哭泣。你只知道此时此刻,你同纱一道,被汹涌的悲伤拍打的脑髓都在颤抖。
    “求求你了活下去吧,你可以用我来替代那些……你可以……”,“好了不要害怕。我不会自尽的,放心吧。”纱波澜不惊地揉捏着你的脸颊。
   
    “逢魔时刻来了,我们,要去赴约了。”
    “是!部长!”
 
 
Ⅳ悠闲的课间
    你在清理自己的桌肚,因为感冒了但是又懒得去丢纸团子,你的桌肚里塞着两小袋用过的餐巾纸。现在是下午第二节课的课间,第三节课是体育课。你想着要不要去小卖部买点吃的。
   
    “一会来看我打球吧!”一个顶着一头棕色乱毛(才不是!)的少年跑过来蹲在你的桌子边。“业他说啥都不出门,一会能看我打球的只有你啦……”
    唔,他有点失落。
 
    你没有理他,起身丢掉那两袋用过的餐巾纸。“诶你不要不理我啊!我已经跟业承认错误了以后再也不偷他的珍藏曲奇了,你也理我一下啊……”他越发失落了。
    你从他的口袋里掠夺出一袋金色包装的趣多多。

    “……!”唔。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请不要告诉业我又拿了他的饼干!我欠他的钱这个月生活费发下来我就还请不要告诉他!”
   
    最后你用他的饭卡在体育课大吃一顿。
    然后你因为饱腹感错过了晚饭。
    不过,阳,他还挺好骗。

【主赫尔瓦迪×丽斯缇】【被某支线刺激出的巨大OOC】

【慎】
【原作背景改动有】
【梗来源 《愛欲のプリズナー》】
 
 
  

    丽斯缇难得地换上了正式的礼服,娴静地坐在窗边看着远方的海港。狄斯莱德与阿尔梅娜的议和协议已经生效,魔人与人类的战火暂时停止了。同时生效的还有阿尔梅娜和狄斯莱德的联姻计划。狄斯莱德只是个刚建立不久的国家,能和外国联姻的人也只有丽斯缇一人。在丽斯缇和雷佐的周密安排下,丽斯缇将自己的权力很大一部分移交给了雷佐。而经受了狄斯莱德和吉拉尔合力重创后的阿尔梅娜,能联姻的人也只有退隐的人类勇者——克里斯托瓦尔。然而在联姻计划通过之前,克里斯向阿尔梅娜政府请求去边远地区支教,教导孩子们剑术以及传播拉梅教。一去已有近半年了,归国的日子愈发接近,阿尔梅娜的那些贵族开始担忧克里斯会不会在那种地方找到了心上人,丽斯缇倒是完全不在意克里斯会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只一心期盼着那个勇者大人能完好无缺的回来。
    因为丽斯缇似乎,背负了一个不知被什么人施下的诅咒:被她爱上的人都会因为某些意外死去。
 
 
To be continue.

【203病栋】【snow white相关】【out of character】【慎】

【侵删】
【相信你的直觉,相信我们的诊断,你一定可以——】

   
   
    毒苹果是会引发幻觉的,最近的实验报告出来以后又一次让院长感到惊讶。
    “毒苹果”项目唯一成功的男性病患是个叫白雪,有一定的性别认知障碍,不过他的性别认知障碍可不是药物的副作用。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患上那种心理疾病,更不好直接询问。
    不过相较男性患者的低成功率,这一例人类男性单体能够幸存实为例外。然而这个病患,最近开始认为,自己已经受孕了。
 
 
      Entry NO.【——】
    白雪:(抱住自己的腹部缩在角落,对外界十分警觉)
    医生:(例行的药物注射)
    『医生举着针管,行动至离他约五米的距离时,白雪开始反抗。』
    白雪:……至少这一次……让我活下来,让我来孕育她不要杀掉我不要让我死去她需要我啊她是——
    『医生使用了喷雾型镇静剂』
    『药物注射成功』
   
      Entry NO.【——】
    『白雪没有抵抗』
    『在药物被推进静脉前,白雪向医生请求与精神科的小王子会面』
 
    『请求待通过』〔请求驳回〕
 
    Entry NO.【——】
    『matches 前来探望』
    小女孩:好久不见,我的小火柴病了吗……?(怜惜地抚摸着白雪的长发)
    『白雪没有反应』
 
    『半小时后 matches 离开病房』
 
    Entry NO.【——】
    手术项目:一场打发时间的游戏
   大概想做的事情:测试实验品的强度
 
    手术记录:院长可算亲自执刀了,啊当然,她和我们一样都不是医科生就是了。只要她开心就好。手术的大概过程就是从下颔开始直到腹部拉下一刀,再往里面塞进填充物(氰化钾等),和以往的实验一样,不过这次难得的用了麻醉,估计是想瞒过连他自己都不愿相信的现实吧。哈哈。
   
    ENTRY NO.【——】
    这大概是关于这个事件的最后一次记录了,我是Dr.[——],三天前我瞒着院长及精神科的其他病人,带着白雪去了温室,且让小王子为他进行了“治疗”。七日后的实验中,在白雪本应结痂的伤口处发现了一株植物幼苗。初步对比后发现,这株植物为大丽花属。
 
    九日后,此次实验相关的记忆被动清除。
 
      文本阅览次数:10